烏鴉的窩 - 天吶!這窩超聒噪!
李煜《浪淘沙》天上人間
 

 浪淘沙 李煜

簾外雨潺潺,春意闌珊。
羅衾不耐五更寒。
夢裡不知身是客,一餉貪歡。

獨自莫憑闌,無限江山,
別時容易見時難。
流水落花春去也,天上人間。

 

詞語註釋:

1.此詞原為唐教坊曲,又名《浪淘沙令》、《賣花聲》等。唐人多用七言絕句入曲,南唐李煜始演為長短句。雙調,五十四字(宋人有稍作增減者),平韻,此調又由柳永、周邦彥演為長調《浪淘沙漫》,是別格。 

2.潺潺:形容雨聲。

3.闌珊:衰殘。一作「將闌」。 

4.羅衾(音親):綢被子。

5.不耐:受不了。一作「不暖」。

6.身是客:指被拘汴京,形同囚徒。

7.一晌(音賞):一會兒,片刻。

8.貪歡:指貪戀夢境中的歡樂。

白話翻譯:

窗簾外傳來潺潺的雨水聲,正是春意將殘的時節。
室內雖然擁著絲綢的被子,就是抵不住午夜的寒氣。
凍醒後,想起剛才夢裡,自己又回到江南,享受片刻的帝王生活。

一個人不要憑欄遠眺,面對無限的江山,那會使你想起故國河山,而引起無限的感傷。
當時辭宗廟,別家園,是那麼倉皇,那麼容易,如今想再見到故國,卻又是那麼困難。
看著流水、落花的景象,我知道春天已悄悄地走了。
令我迷惘的是,春歸何處?在天上或是在人間呢?

作詞背景:
    李煜(937∼978),字重光,初名從嘉。南唐元宗李璟第六子,文獻太子卒後,建隆二年(公元961年)繼位為南唐國君,後世稱李後主,在位十五年。他即位之初,專以愛民為急,面對北方日益強大的宋王朝,只能每年納貢,並自動降格稱臣,只為了求苟安一隅。開寶八年(公元975年),雄心勃勃的宋太祖派大軍直搗京城金陵,他孤城陷落,肉袒出降,被俘至汴京,封為右千牛衛上將軍、違命侯,從此過著被幽禁的生活。由這樣的環境背景遭遇可看出,他原本是權高望重的君主,但是被國勢政局所迫,人生境遇的轉折,在這首詞裡可以看出,李煜的外表風儀俊美,而他的藝術才華非凡,是個具有多才多藝的文學藝術家,書法、繪畫、音律、詩和文皆精,尤以詞的成就最高,李煜的皇后周氏,善歌舞,樂器尤工琵琶,於家庭父子夫婦間,與當時風氣都有了很大的影響,而李後主的詞主要可以分成兩類:一類是降宋之前所創作的,主要為反映宮廷中的生活和男女之間的情愛,華麗溫馨,風格較媚,題材較窄;另一類則是降宋之後,對於亡國的悲痛、往事的回憶想念,抒發自身的內心感情而作,大部分都是哀婉淒絕的作品,深刻動人,內容主要抒寫自己憑欄遠望、夢裡重歸故國的風景及情感,表達了內心對故國的亡滅、往事的無限的眷戀和留戀,形成了感傷的消極作品。後期的的作品成就遠高於前期的,〈浪淘沙〉即是此時的作品。 
 
作品賞析:

《浪淘沙》一向與《虞美人》被認為是李詞的代表作。通過寫景抒寫離愁。突出的藝術表現在「剪不斷,理還亂,是離愁」。將抽象的離愁別恨具體化,形象化,創造出淒清的藝術境界,表達出真實的思想感情。

作者把慘痛欲絕的國破家亡的感情通過傷別和惜春表現出來。

片寫夢中及夢醒,抒發了作者當時的感受;
下片寫憑欄遠眺以抒發感慨。
「夢裡不知身是客,一晌貪歡」。

以寫夢境反襯現實,反映出詞人期求擺脫精神痛苦,反面更增加痛苦的心理狀態。「流水落花春去也,天上人間」。不知身之所處,不知是生是死,把形象極度的悲愁痛苦用高度的藝術語言表露出來,真可謂語沉重,字字淚珠,以歌當哭千古哀音

    這首詞是在李煜被俘入宋之後的作品,內容主旨是在表達心中的哀愁及對故國的思念之情。

    首句「簾外雨潺潺,春意闌珊」此在寫景,「羅衾不耐五更寒」這一句就帶出了李煜是在睡夢中醒來的時候,還身穿絲質柔軟而且輕薄的睡衣,所以才讓他感覺到寒冷,而這裡的寒冷我覺得指的不只有身體的寒冷,還有痛苦內心的淒愴悲涼,「夢裡不知身是客」道出了李後主在夢中的歡愉,寫出在夢中回到過去,忘了自己在現實生活的身為囚客的痛苦和悲哀的遭遇,此為「借景襯情」,而「一晌貪歡」就算只有這短短的四個字,又真是在這麼短的句子裡面,表現出「一晌」的短暫,也表現出無奈的情緒,連睡覺時的短暫做夢時刻,也都是那麼可貴而且難得的,從夢境醒來之後,回歸到現實,感到春光已經流逝的悲涼之感,「獨自莫憑欄,無限江山」不要自己一個人獨自倚著欄杆眺望,因為早就已經看不見故國的萬里江山,連一個小動作,都會讓人感到心酸,憑欄遠眺,故國難歸的傷痛更加明顯強烈,藉由告訴自己不要做什麼的語句,提醒自己不要再觸景傷情,「別時容易見時難」這一句雖然看似簡單,但是語意卻又是這麼的貼切真實,古代人要見面聯絡也不像現代如此的方便快速,而且大陸幅廣遼闊的土地,望不盡的連綿山峰,看不完的江海河流,見面是難能可貴,而分別卻可能不知道要多久才會再見面了,這樣離別的痛苦心境,實在是我們現在無法理解的,人與人之間的分別是悲傷的,而故國的滅亡,更是無比的悲慟,「落花流水春去也」水流也,花落也,春光去也,自然景物的流逝,就像是春去一樣,難以在尋找回來,所用之辭美,相反的卻給讀者帶來更無情之感,美麗的事物總是會逝去,最後一句的「天上人間」以「天上」和「人間」相比的方式形成對比,感慨過去美好的時光就有如春去一樣難尋,相隔有如天上與人間般那麼的遙遠,以感嘆的語氣作結,雖然李煜沒有明白的表現去自己的心境是如何,但是他用的末句,讓人有餘韻繚繞之感,也替李煜的遭遇,而感到同情。綜論「流水落花春去也,天上人間」這兩句,我認為則是在象徵國家滅亡,李後主被俘虜,往昔美好生活的時光已經不能夠在想望,告訴自己現實的存在及殘酷。

    本詞以「今」和「昔」、「喜」和「悲」、「夢境」和「現實」,這三點兩兩相對,對比成文,造成感嘆的效果。而這首詞的特色為詞義悽婉動人,表達出了李後主亡國的深沉哀痛。而上片詞是以倒敘手法的方式,寫出從過去到繁華歡樂的夢中醒來,雨聲之潺潺,令作者感到春光已逝的悲涼。而下片是寫憑欄遠望,內心悲痛遺憾故國之難歸,與國家離散的傷痛,充滿了無限的哀傷。

a 東方魚腹    2012/09/10 00:44    114.040.066.169
尚無回應意見!
回覆內容依時間升冪顯示,改以降冪顯示
未發現任何資料!